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yè)>檢務(wù)公開(kāi)>法律規章
第四十九批指導性案例
時(shí)間:2023-12-08  作者:  新聞來(lái)源:  【字號: | |
第四十九批指導性案例


關(guān)于印發(fā)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四十九批指導性案例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檢察院,解放軍軍事檢察院,新疆生產(chǎn)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

經(jīng)2023年9月2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四屆檢察委員會(huì )第十三次會(huì )議決定,現將罪犯向某假釋監督案等五件案例(檢例第195—199號)作為第四十九批指導性案例(假釋監督主題)發(fā)布,供參照適用。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23年10月16日

罪犯向某假釋監督案

(檢例第195號)

【關(guān)鍵詞】

大數據監督模型 線(xiàn)索發(fā)現 再犯罪危險指標量化評估 優(yōu)先適用假釋 “派駐+巡回”檢察機制

【要旨】

人民檢察院辦理假釋監督案件可以充分運用大數據等手段進(jìn)行審查,對既符合減刑又符合假釋條件的案件,監獄未優(yōu)先提請假釋的,應依法監督監獄優(yōu)先提請假釋?梢詫Α霸俜缸锏奈kU”進(jìn)行指標量化評估,增強判斷的客觀(guān)性、科學(xué)性。對罪犯再犯罪危險的量化評估應以證據為中心,提升假釋監督案件的實(shí)質(zhì)化審查水平。注重發(fā)揮“派駐+巡回”檢察機制優(yōu)勢,充分運用巡回檢察成果,以“巡回切入、派駐跟進(jìn)”的方式,依法推進(jìn)假釋制度適用。

【基本案情】

罪犯向某,男,1991年12月出生,戶(hù)籍所在地湖北省來(lái)鳳縣綠水鎮。

2014年10月28日,向某等三人駕車(chē)途中與被害人張某某產(chǎn)生糾紛,在爭執過(guò)程中發(fā)生打斗,向某持隨手撿起的磚塊擊打被害人張某某頭部,張某某經(jīng)送醫搶救無(wú)效后死亡。2015年8月25日,向某因犯故意傷害罪被山東省臨清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gè)月,刑期至2025年5月2日止。該犯不服,提出上訴后被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6年1月8日,向某被交付山東省聊城監獄執行刑罰。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26日、2020年11月16日分別裁定對向某減刑九個(gè)月,刑期至2023年11月2日止。

【檢察機關(guān)履職過(guò)程】

線(xiàn)索發(fā)現。2022年4月底,聊城市人民檢察院對聊城監獄開(kāi)展機動(dòng)巡回檢察,重點(diǎn)檢察假釋案件辦理情況。派駐聊城監獄檢察室將派駐檢察日常履職掌握的涉減刑、假釋相關(guān)監管信息提供給巡回檢察組。巡回檢察組將信息輸入大數據監督模型,發(fā)現向某可能既符合減刑條件又符合假釋條件,屬于可以依法優(yōu)先適用假釋的情形,鑒于監獄已將向某列入了擬提請減刑對象,遂決定啟動(dòng)對向某進(jìn)行再犯罪危險評估。

調查核實(shí)。聊城市人民檢察院堅持以證據為中心,按照假釋的有關(guān)法律法規及相關(guān)司法解釋?zhuān)罁霸俜缸镂kU系數評估法”,對原罪基本情況(包括前科劣跡、主從犯、既未遂等)、服刑期間表現情況(包括勞動(dòng)任務(wù)完成情況、違規違紀次數、年均計分考核情況等)、罪犯主體情況(包括職業(yè)經(jīng)歷、健康程度、技能特長(cháng)、監管干警和同監室人員評價(jià)等)、假釋后生活及監管情況(包括婚姻狀況、家庭關(guān)系、固定住所、出獄后就業(yè)途徑等)四個(gè)方面多項具體指標進(jìn)行定性定量分析。依據證據對各項指標進(jìn)行正負面定性評定,以1和-1作為正面負面限值,根據程度輕重或有無(wú)計算各指標權重進(jìn)行定量評定。通過(guò)定性定量分析,評定罪犯是否具有“再犯罪的危險”。

聊城市人民檢察院依據該評估法,圍繞證據的調取及審查運用開(kāi)展了以下工作:一是調取原案卷宗材料綜合評定罪犯主觀(guān)惡性、人身危險性、社會(huì )危害程度。向某雖構成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但歸案后認罪態(tài)度較好,一審判決前積極主動(dòng)賠償被害人家屬并取得諒解。二是審查監獄日常計分考核、勞動(dòng)改造、教育改造、歷次減刑、派駐檢察工作記錄等客觀(guān)材料,調取其所在監室、勞動(dòng)場(chǎng)所監控資料,并與監管民警、罪犯、相關(guān)人員進(jìn)行談話(huà)了解,綜合評定其改造表現。三是詢(xún)問(wèn)罪犯戶(hù)籍地和經(jīng)常居住地相關(guān)人員、監管民警、同監室罪犯等,確定其生理、心理、認知正常,人格健全,無(wú)成癮情況。四是征求社區矯正機構、基層組織、家庭成員、有關(guān)村民意見(jiàn),確定假釋后生活保障及監管條件。經(jīng)了解,向某姐夫田某愿意為其提供工作條件并保證穩定收入,當地接納程度、監管條件較好。五是召開(kāi)有監獄民警、社區矯正工作人員、心理專(zhuān)家等參與的公開(kāi)聽(tīng)證會(huì ),聽(tīng)證員均認為向某認真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確有悔改表現,認定其沒(méi)有“再犯罪的危險”證據確實(shí)充分,同意檢察院對罪犯向某適用假釋的建議。

監督意見(jiàn)。聊城市人民檢察院依據上述證據材料,綜合評定向某各項指標,認為其沒(méi)有再犯罪的危險,符合假釋適用條件,根據相關(guān)規定,可依法優(yōu)先適用假釋?zhuān)煊?022年6月15日向聊城監獄提出對向某依法提請假釋的檢察意見(jiàn)。聊城監獄采納檢察機關(guān)的意見(jiàn),于同年7月25日向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請對向某予以假釋。

監督結果。2022年9月15日,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罪犯向某裁定假釋?zhuān)籴尶简炂谥?023年11月2日止。向某假釋后,由聊城監獄干警送至湖北省來(lái)鳳縣綠水鎮司法所報到。聊城市人民檢察院定期與聊城監獄、湖北當地司法所及所在地村委會(huì )聯(lián)系溝通,了解到向某按期接受社區矯正監管教育,與周邊村民相處融洽,現已融入正常生活。

此案辦理后,聊城市人民檢察院與聊城監獄召開(kāi)聯(lián)席會(huì )議,就假釋適用的實(shí)體條件及“再犯罪危險系數評估法”達成共識,進(jìn)一步完善假釋適用大數據監督模型,形成常態(tài)化篩選機制。監獄依據模型設定的指標進(jìn)一步完善罪犯具體監管信息,快速篩查出可能符合假釋適用條件的罪犯,再結合相關(guān)證據材料,作出是否提請假釋的決定。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該模型開(kāi)展同步監督。2022年12月至2023年8月,篩選出16件符合假釋條件的案件,已由法院裁定假釋7件。

【指導意義】

(一)根據相關(guān)司法解釋精神,對既符合減刑又符合假釋條件的罪犯,應當監督刑罰執行機關(guān)依法優(yōu)先提請假釋。假釋制度能夠更好實(shí)現刑罰特殊預防功能,促進(jìn)罪犯更好更快融入社會(huì ),司法解釋規定,對同時(shí)符合法定減刑條件和法定假釋條件的罪犯,可以?xún)?yōu)先適用假釋。在辦理假釋案件過(guò)程中,可以將罪犯執行的刑期、服刑期間表現、財產(chǎn)性判項履行等情況作為基本要素,運用大數據監督模型,通過(guò)數據比對分析,發(fā)現可能既符合減刑又符合假釋條件的案件線(xiàn)索。應當注重發(fā)揮減刑、假釋制度的不同價(jià)值功能,通過(guò)調查核實(shí),認定罪犯既符合減刑條件又符合假釋條件,刑罰執行機關(guān)未優(yōu)先提請的,應當建議其優(yōu)先提請假釋?zhuān)婪ㄍ七M(jìn)假釋制度適用。

(二)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假釋監督案件時(shí),可以進(jìn)行指標量化評估,科學(xué)客觀(guān)認定罪犯是否有“再犯罪的危險”。要依據相關(guān)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zhuān)C合考量假釋適用實(shí)體條件中的各項要素。在認定罪犯是否有“再犯罪的危險”時(shí),可以將認定標準細化為“原罪基本情況、服刑期間表現情況、罪犯主體情況、假釋后生活及監管情況”等方面的具體指標,進(jìn)行定性定量評估,參考量化分值得出結論,增強假釋制度適用的客觀(guān)性、科學(xué)性。要秉持客觀(guān)公正立場(chǎng),全面收集、依法審查原審卷宗、自書(shū)材料、服刑期間現實(shí)表現等主客觀(guān)證據材料,提升假釋案件實(shí)質(zhì)化審查水平。

(三)人民檢察院應當充分發(fā)揮“派駐+巡回”檢察機制優(yōu)勢,依法推進(jìn)假釋制度適用。對假釋案件數量少、監獄適用主動(dòng)性不高等問(wèn)題,人民檢察院可以通過(guò)開(kāi)展機動(dòng)巡回檢察等方式監督監獄予以糾正。通過(guò)派駐檢察日常監督掌握的涉減刑、假釋相關(guān)監管信息,以巡回檢察與派駐檢察的相互協(xié)同、相互促進(jìn),提升假釋案件檢察監督質(zhì)效。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八十一條、第八十二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六百三十六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

《人民檢察院巡回檢察工作規定》第十四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加強減刑、假釋案件實(shí)質(zhì)化審理的意見(jiàn)》第三條

辦案檢察院:山東省聊城市人民檢察院

承辦檢察官:程仁召 牛貴川 劉舒媛 呼慶鑫

案例撰稿人:劉舒媛

罪犯楊某某假釋監督案

(檢例第196號)

【關(guān)鍵詞】

禁止適用假釋范圍 能動(dòng)履職 再犯罪的危險 撫養未成年子女

【要旨】

人民檢察院在日常監督履職中發(fā)現罪犯符合假釋法定條件而未被提請假釋的,應當依法建議刑罰執行機關(guān)啟動(dòng)假釋提請程序。要準確把握禁止適用假釋的罪犯范圍,對于故意殺人罪等嚴重暴力犯罪罪犯,沒(méi)有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wú)期徒刑且不是累犯的,不屬于禁止適用假釋的情形,可在綜合判斷其主觀(guān)惡性、服刑期間現實(shí)表現等基礎上,對于符合假釋條件的,依法提出適用假釋意見(jiàn)。注重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對有未成年子女確需本人撫養且配偶正在服刑等特殊情況的罪犯,可以依法提出從寬適用假釋的建議。

【基本案情】

罪犯楊某某,女,1984年9月出生,戶(hù)籍所在地重慶市渝北區木耳鎮。

楊某某與被害人周某存在不正當男女關(guān)系被丈夫劉某發(fā)現。楊某某為擺脫與周某之間的關(guān)系,在明知劉某及劉某甲等人欲毆打被害人周某的情況下,將周某邀約至自己家中,周某被劉某及劉某甲等人以菜刀、鐵錘、木凳打擊的方式故意殺害致死。2014年11月27日,楊某某因犯故意殺人罪被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刑期至2021年2月11日止。2014年12月23日,楊某某被交付重慶市女子監獄執行刑罰。2017年3月30日,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對楊某某減刑九個(gè)月,刑期至2020年5月11日止。

【檢察機關(guān)履職過(guò)程】

線(xiàn)索發(fā)現。2018年3月,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重慶市第五分院)派駐重慶市女子監獄檢察室檢察官在日常履職過(guò)程中,通過(guò)與罪犯談話(huà)得知:楊某某家有兩名未成年子女確需其撫養,其本人擔心家中老人及兩個(gè)年幼子女的生活學(xué)習,希望獲得假釋?zhuān)缛粘霆z承擔起母親和家庭的責任。經(jīng)了解,監獄已掌握楊某某希望被提請假釋的情況,但考慮到楊某某犯故意殺人罪屬于重罪罪犯不宜提請假釋?zhuān)饰磳⑵浼{入擬提請假釋考察對象。重慶市第五分院為查明楊某某是否符合假釋適用條件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

調查核實(shí)。重慶市第五分院重點(diǎn)圍繞楊某某是否符合假釋條件開(kāi)展了以下調查核實(shí)工作:一是研判楊某某的違法犯罪情況。楊某某并非犯意提起者,也未直接實(shí)施侵害行為,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其主觀(guān)惡性、人身危險性、社會(huì )危害性較其配偶劉某有明顯區別。同時(shí),楊某某對被害人親屬進(jìn)行了民事賠償,并已取得被害人親屬的諒解,本案財產(chǎn)性判項履行完畢。二是評估楊某某服刑期間現實(shí)表現。通過(guò)詢(xún)問(wèn)罪犯、監管民警、查閱計分考核材料等了解到,楊某某服刑以來(lái)認罪服法,遵守監規,服從安排,在監獄醫院幫助護理病犯,確有悔改表現。三是調查楊某某的家庭經(jīng)濟情況。楊某某的配偶劉某、配偶的父親劉某甲因共同實(shí)施故意殺人罪入獄服刑;家中兩個(gè)未成年子女小學(xué)在讀,由體弱多病的婆婆一人照顧,家庭缺乏收入來(lái)源,三口人僅依靠低保金生活,經(jīng)濟困難,確需楊某某承擔撫養未成年子女等義務(wù)。四是評估楊某某個(gè)人基本情況和心理狀況。楊某某身體健康,監獄提供的評估報告顯示其心理狀態(tài)良好,入獄前從事銷(xiāo)售工作,是家庭收入的主要來(lái)源,其本人撫養教育子女、承擔家庭責任的意愿強烈。五是評估其假釋后的監管條件。建議監獄委托楊某某居住地社區矯正機構開(kāi)展社區矯正調查評估。經(jīng)調查,該罪犯具備社區矯正監管條件,可以適用社區矯正。綜合分析研判全案事實(shí)、證據,認定楊某某人身危險性較低、沒(méi)有再犯罪的危險、服刑期間現實(shí)表現較好,假釋后能自食其力,具備社區監管條件。

監督意見(jiàn)。2018年4月6日,重慶市第五分院建議重慶市女子監獄對罪犯楊某某依法啟動(dòng)假釋程序。重慶市女子監獄采納了檢察意見(jiàn),于同年5月24日向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提請對罪犯楊某某予以假釋。

監督結果。2018年6月29日,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對罪犯楊某某予以假釋?zhuān)籴尶简炂谙拗?020年5月11日止。經(jīng)重慶市第五分院跟蹤回訪(fǎng),楊某某在社區矯正期間遵守社區矯正各項規定,表現良好,在社區矯正機構幫助下找到穩定工作,家庭生活條件得到較大改善,教育幫扶效果明顯,其女兒因成績(jì)優(yōu)異,被一所重點(diǎn)中學(xué)錄取。

【指導意義】

(一)人民檢察院在日常檢察履職過(guò)程中發(fā)現符合假釋法定條件而未被提請假釋的罪犯,應依法建議刑罰執行機關(guān)提請假釋。人民檢察院不僅應對提請假釋案件的程序、條件是否符合法律規定進(jìn)行監督,還應當在日常檢察履職過(guò)程中,注重通過(guò)與罪犯談話(huà)、列席假釋評審委員會(huì )、查閱會(huì )議記錄等方式發(fā)現監督線(xiàn)索,對符合假釋條件而未被提請假釋的罪犯,應當建議刑罰執行機關(guān)提請假釋?zhuān)婪ㄍ七M(jìn)假釋制度適用。

(二)準確把握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二款禁止適用假釋的案件范圍,結合罪犯的主觀(guān)惡性、服刑期間的表現等綜合判斷“再犯罪的危險”。我國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二款規定,“對累犯以及因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綁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zhì)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wú)期徒刑的犯罪分子,不得假釋”。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假釋監督案件時(shí),應準確把握禁止假釋的條件和范圍。對于故意殺人罪等嚴重暴力犯罪,沒(méi)有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wú)期徒刑,且不是累犯的,要結合罪犯的主觀(guān)惡性、犯罪行為的危害程度、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服刑期間現實(shí)表現、社區監管條件等綜合判斷有無(wú)再犯罪危險,符合假釋條件的,可以依法提出適用假釋的建議。

(三)對有未成年子女確需本人撫養等特殊情形的罪犯,符合法定假釋條件的,要充分考慮案件辦理的社會(huì )效果,提出依法從寬適用假釋的建議。人民檢察院對假釋案件開(kāi)展監督時(shí),既要嚴格按照法律規定的條件、程序規范辦理,又要貫徹落實(shí)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對符合假釋條件,因配偶正在服刑有未成年子女確需本人撫養,或者父母等因患病、殘疾、長(cháng)期生活不能自理確需本人照顧等特殊情形的罪犯,可以提出依法從寬適用假釋的建議。通過(guò)依法積極適用假釋?zhuān)雀谢锓,促使其真誠悔改,又維護家庭、社會(huì )和諧穩定,實(shí)現假釋案件辦理政治效果、社會(huì )效果和法律效果的有機統一。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八十一條、第八十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2012年修正)第二百六十二條(現為2018年修正后的第二百七十三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

《人民檢察院辦理減刑、假釋案件規定》第九條

辦案檢察院: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

承辦檢察官:柴冬梅

案例撰稿人:柴冬梅 徐旭 歐陽(yáng)海靈

罪犯劉某某假釋監督案

(檢例第197號)

【關(guān)鍵詞】

單位犯罪 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假釋 財產(chǎn)性判項履行 調查核實(shí) 公開(kāi)聽(tīng)證

【要旨】

人民檢察院辦理涉及單位犯罪罪犯的假釋監督案件,應分別審查罪犯個(gè)人和涉罪單位的財產(chǎn)性判項履行情況。對于罪犯個(gè)人財產(chǎn)性判項全部履行,涉罪單位財產(chǎn)性判項雖未履行或未全部履行,但不能歸責于罪犯個(gè)人原因的,一般不影響對罪犯的假釋。除實(shí)質(zhì)化審查單位犯罪的罪犯原判刑罰、犯罪情節、刑罰執行中的表現等因素外,還應重點(diǎn)調查核實(shí)罪犯假釋后對單位財產(chǎn)性判項履行的實(shí)際影響,實(shí)現假釋案件辦理“三個(gè)效果”有機統一。

【基本案情】

罪犯劉某某,男,1970年8月出生,戶(hù)籍所在地山東省鄒平市青陽(yáng)鎮,案發(fā)前為山東某實(shí)業(yè)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實(shí)際控制人。

山東某實(shí)業(yè)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為緩解資金壓力,公司人員偽造虛假的工業(yè)品買(mǎi)賣(mài)合同,修改公司財務(wù)報表、隱瞞真實(shí)財務(wù)狀況,向銀行騙取貸款、票據承兌5400萬(wàn)元(判決前,已償還銀行貸款870萬(wàn)元)。2019年4月28日,山東某實(shí)業(yè)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因單位犯騙取貸款、票據承兌罪,被山東省鄒平市人民法院判處罰金共計11萬(wàn)元,并追繳三家公司違法所得,劉某某作為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一個(gè)月,并處罰金6萬(wàn)元,刑期至2022年2月26日止。2019年6月4日,劉某某被交付山東省魯中監獄(以下簡(jiǎn)稱(chēng)魯中監獄)執行刑罰。

【檢察機關(guān)履職過(guò)程】

線(xiàn)索發(fā)現。2020年9月9日,山東省淄博市城郊地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淄博城郊地區檢察院)收到罪犯劉某某妻子林某某的信訪(fǎng)材料,請求檢察機關(guān)監督魯中監獄為其丈夫劉某某提請假釋。淄博城郊地區檢察院經(jīng)與監獄溝通了解到,林某某此前也多次向監獄反映希望對劉某某適用假釋的請求,但監獄未對其提請假釋。為查明劉某某是否符合假釋條件,淄博城郊地區檢察院遂決定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

調查核實(shí)。為了確保監督意見(jiàn)的準確性,淄博城郊地區檢察院重點(diǎn)開(kāi)展了以下工作:一是加強溝通,找準爭議焦點(diǎn)。分別從魯中監獄和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了解到,兩單位均以劉某某實(shí)控企業(yè)的財產(chǎn)性判項未全部履行為由,認為對劉某某適用假釋可能存在風(fēng)險。二是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各方達成共識。圍繞爭議焦點(diǎn),辦案人員與涉案企業(yè)部分員工進(jìn)行了座談,調取了劉某某實(shí)控企業(yè)資產(chǎn)評估報告,實(shí)地走訪(fǎng)劉某某實(shí)控企業(yè)和被害銀行,對劉某某實(shí)控企業(yè)貸款償還能力和社會(huì )影響進(jìn)行核查。經(jīng)調查核實(shí),劉某某實(shí)控企業(yè)在涉案前經(jīng)營(yíng)狀況良好,提供就業(yè)崗位600余個(gè),銷(xiāo)售收入60億元;現有資產(chǎn)6230萬(wàn)元(包括寫(xiě)字樓、苗木等資產(chǎn)),涉罪單位的相關(guān)資產(chǎn)已被人民法院依法查控以履行相應財產(chǎn)性判項,但因無(wú)法立即變現,尚未完全履行財產(chǎn)性判項。劉某某案發(fā)后,其妻子林某某積極提交公司資產(chǎn)狀況的材料,償還部分利息;銀行出具諒解書(shū),希望劉某某盡快假釋出獄經(jīng)營(yíng)公司;劉某某本人表示出獄后會(huì )盡心經(jīng)營(yíng)公司,盡快償還所騙貸款。三是全面考察評估,開(kāi)展實(shí)質(zhì)化審查。通過(guò)審查監獄檔案材料、法院卷宗材料,查明劉某某具有自首情節,已向法庭提供了大于逾期貸款數額的資產(chǎn)評估報告,取得涉案銀行的諒解;在監獄服刑期間認罪悔罪,遵守法律法規和監規紀律,接受教育改造,沒(méi)有被處罰記錄,三次獲得表?yè)P獎勵,執行期間足額履行財產(chǎn)刑;社區矯正機構對劉某某進(jìn)行了社會(huì )調查評估,認定其不具有社會(huì )危險性,對所居住社區未發(fā)現有不良影響。四是開(kāi)展檢察聽(tīng)證,以公開(kāi)促公正。2020年11月20日,淄博城郊地區檢察院邀請法學(xué)專(zhuān)家、律師、民營(yíng)企業(yè)家等參加聽(tīng)證會(huì ),公開(kāi)聽(tīng)取社會(huì )各界意見(jiàn)。各方均認為適用假釋能更好地幫助劉某某回歸社會(huì )、服務(wù)社會(huì ),充分發(fā)揮假釋罪犯對涉罪單位財產(chǎn)性判項履行的積極作用。

監督意見(jiàn)。淄博城郊地區檢察院認為,對劉某某適用假釋能夠促進(jìn)企業(yè)恢復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更好幫助企業(yè)履行財產(chǎn)性判項。2020年12月15日,向魯中監獄提出對罪犯劉某某依法提請假釋的檢察意見(jiàn)。魯中監獄采納了檢察意見(jiàn),于2021年1月18日向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請對罪犯劉某某予以假釋。

監督結果。2021年1月27日,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罪犯劉某某裁定假釋?zhuān)籴尶简炂谙拗?022年2月26日止。劉某某假釋后認真遵守社區矯正相關(guān)規定,積極配合法院對單位財產(chǎn)性判項的執行,并在涉案公司之一山東某生態(tài)實(shí)業(yè)有限公司投入90余萬(wàn)元,聘用員工60余人,企業(yè)得以恢復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避免了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停滯、資產(chǎn)縮水對涉罪單位履行財產(chǎn)性判項造成更大不利影響。

【指導意義】

(一)單位犯罪生效裁判中有財產(chǎn)性判項未履行或未全部履行的,非歸責于罪犯個(gè)人的原因,一般不影響對罪犯個(gè)人適用假釋。人民檢察院辦理涉及單位犯罪罪犯的假釋監督案件,應分別審查罪犯個(gè)人和涉罪單位的財產(chǎn)性判項履行情況。如果罪犯已經(jīng)履行個(gè)人財產(chǎn)性判項,其主觀(guān)惡性不大、取得被害人諒解且積極協(xié)助履行單位財產(chǎn)性判項的,不宜將單位犯罪財產(chǎn)性判項履行情況作為限制對罪犯個(gè)人適用假釋的考量因素。如確有證據證實(shí)該罪犯濫用對公司支配地位或公司法人獨立地位,隱藏、轉移、故意毀損財產(chǎn)或者無(wú)償轉讓財產(chǎn)、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jià)轉讓財產(chǎn)等,妨害單位履行財產(chǎn)性判項的,不應認定該罪犯確有悔改表現,不能適用假釋。

(二)人民檢察院辦理涉及單位犯罪罪犯的假釋監督案件,應當重點(diǎn)調查核實(shí)罪犯假釋后的社會(huì )影響,實(shí)現“三個(gè)效果”有機統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涉單位犯罪罪犯假釋案件過(guò)程中,除審查罪犯是否符合法定假釋條件外,還應當重點(diǎn)審查罪犯假釋后是否對單位履行財產(chǎn)性判項存在不利影響、是否影響社會(huì )安全穩定等。要充分發(fā)揮假釋制度激勵罪犯積極改造的價(jià)值功能,將刑罰執行對企業(yè)正常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確保案件辦理政治效果、社會(huì )效果和法律效果的有機統一。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八十一條、第八十二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

《人民檢察院辦理減刑、假釋案件規定》第六條、第九條

辦案檢察院:山東省淄博市城郊地區人民檢察院

承辦檢察官:杜志堅 孫曉慧

案例撰稿人:謝海兵 張倩 杜升剛 徐唱

罪犯鄒某某假釋監督案

(檢例第198號)

【關(guān)鍵詞】

假釋刑期條件 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 先行羈押 折抵刑期

【要旨】

人民檢察院應當準確把握假釋罪犯的服刑期限條件,被判處有期徒刑的罪犯“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的期限,包括罪犯在監獄中服刑刑期和罪犯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期限。注重通過(guò)個(gè)案辦理,推動(dòng)司法行政機關(guān)及時(shí)調整不符合法律規定和立法原意的相關(guān)規定,保障法律統一正確實(shí)施。

【基本案情】

罪犯鄒某某,男,1977年7月出生,戶(hù)籍所在地江蘇省江陰市。

鄒某某在擔任江蘇某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銷(xiāo)售部經(jīng)理、總經(jīng)理助理、副總經(jīng)理期間,通過(guò)銷(xiāo)售、購買(mǎi)瀝青等業(yè)務(wù),非法索取或者收受客戶(hù)好處費318.95465萬(wàn)元;利用擔任該投資公司副總經(jīng)理的職務(wù)便利,通過(guò)私自購買(mǎi)空白的收款收據,私刻該投資公司財務(wù)專(zhuān)用章等方式,非法占有供貨公司支付給該投資公司的銀行承兌匯票貼息現金人民幣21.7908萬(wàn)元。2017年3月29日,鄒某某被江蘇省無(wú)錫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4月19日,因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職務(wù)侵占罪被江蘇省江陰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gè)月,并處沒(méi)收財產(chǎn)人民幣30萬(wàn)元,繼續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318.95465萬(wàn)元,刑期至2023年9月27日止。該犯不服,提出上訴。2020年6月2日,江蘇省無(wú)錫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后鄒某某被交付江蘇省浦口監獄執行刑罰。

【檢察機關(guān)履職過(guò)程】

線(xiàn)索發(fā)現。2022年5月,江蘇省南京市鐘山地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鐘山地區檢察院)在審查浦口監獄報送的罪犯減刑假釋案卷材料時(shí),發(fā)現監獄擬對罪犯鄒某某不予提請假釋存在問(wèn)題。浦口監獄認為,根據江蘇省監獄管理局相關(guān)規定,對原判刑期不長(cháng),在監獄服刑時(shí)間較短的罪犯適用假釋時(shí),嚴格控制假釋考驗期,在監獄實(shí)際服刑時(shí)間一般應超過(guò)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罪犯鄒某某屬于該規定情形,不符合提請假釋條件。鐘山地區檢察院認為,浦口監獄以該規定為依據對鄒某某不予提請假釋存在問(wèn)題,應當予以監督糾正。

調查核實(shí)。圍繞罪犯鄒某某是否符合假釋條件,鐘山地區檢察院開(kāi)展了以下工作:一是調取起訴書(shū)、刑事判決書(shū)、刑事裁定書(shū)、刑事案件執行通知書(shū)、罪犯結案登記表等原始檔案材料。證實(shí)罪犯鄒某某在交付浦口監獄執行前,因案情疑難復雜已在無(wú)錫市某看守所先行羈押三年五個(gè)月,加上在浦口監獄執行的一年八個(gè)月,共計執行有期徒刑五年一個(gè)月,已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二是核實(shí)罪犯鄒某某認罪悔罪表現。通過(guò)對該犯獎勵審批表、計分考核累計臺賬、罪犯評審鑒定表、改造小結、認罪悔罪書(shū)等材料的審查,認定該犯在浦口監獄服刑期間能夠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努力完成勞動(dòng)任務(wù),財產(chǎn)性判項已全部履行,確有悔改表現。根據無(wú)錫市某看守所出具的羈押期間表現情況鑒定表等材料,認定該犯在所期間能遵守相關(guān)規定,表現較好。三是審查罪犯出監危險性評估報告、調查評估意見(jiàn)書(shū)等材料,證實(shí)該犯再犯罪危險性等級為低度,具備家庭監管條件,可適用社區矯正。

監督意見(jiàn)。鐘山地區檢察院審查后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第二十三條,“被判處有期徒刑的罪犯假釋時(shí),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的時(shí)間,應當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的規定,“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不僅包括交付監獄實(shí)際執行的刑期,也包括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期限。江蘇省監獄管理局相關(guān)規定不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釋?zhuān)粦斪鳛檗k案依據。2022年5月31日,鐘山地區檢察院綜合考慮鄒某某犯罪情節、刑罰執行中的一貫表現、假釋后監管條件等因素,向浦口監獄提出對其依法提請假釋的檢察意見(jiàn)。浦口監獄采納鐘山地區檢察院的意見(jiàn),于2022年6月20日向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請對罪犯鄒某某予以假釋。

監督結果。2022年8月5日,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對罪犯鄒某某予以假釋?zhuān)籴尶简炂谙拗?023年9月27日止。裁定生效后,鐘山地區檢察院積極與江蘇省監獄管理局溝通,建議撤銷(xiāo)關(guān)于假釋執行刑期的相關(guān)規定,此后該規定被廢止。

【指導意義】

(一)刑法規定適用假釋須“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的期限,應當包含罪犯在監獄中服刑刑期和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期限。根據刑法規定,“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是依法適用假釋的前提條件。為充分保障罪犯合法權益,按照刑法中刑期折抵的規定,“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應包含罪犯先行羈押期限。在罪犯符合“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的刑期條件的基礎上,檢察機關(guān)還要結合罪犯交付執行刑罰后的教育改造情況、認罪悔罪表現、在羈押期間的表現情況、調查評估意見(jiàn)等綜合考慮罪犯“再犯罪的危險”,依法提出對罪犯適用假釋的檢察意見(jiàn)。

(二)人民檢察院在對假釋案件監督中應當注重通過(guò)個(gè)案辦理推動(dòng)法律適用的統一規范。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假釋監督案件過(guò)程中,要加強對法律、司法解釋的正確理解和準確適用,依法實(shí)現個(gè)案辦理公平公正。同時(shí),也要通過(guò)個(gè)案辦理加強類(lèi)案監督,對執法司法機關(guān)出于認識不同可能導致司法適用中出現偏差的相關(guān)內部規定、政策性文件等,推動(dòng)相關(guān)機關(guān)及時(shí)調整修正,保障法律統一正確實(shí)施。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十七條、第八十一條、第八十二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第二十三條、第四十條

辦案檢察院:江蘇省南京市鐘山地區人民檢察院

承辦檢察官:周倩

案例撰稿人:周壘 魏建軍

罪犯唐某假釋監督案

(檢例第199號)

【關(guān)鍵詞】

毒品犯罪 虛假證明材料 悔改表現 不適用假釋

【要旨】

人民檢察院要加強對再犯罪危險性高的罪犯,如毒品犯罪罪犯等假釋適用條件的審查把關(guān)。要深入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工作,注重實(shí)質(zhì)化審查,準確認定涉毒罪犯是否確有悔改表現和有無(wú)再犯罪危險。罪犯采取不正當手段獲取虛假證明材料意圖獲得假釋的,表明主觀(guān)上未能真誠悔罪,不能認定其確有悔改表現。在辦理假釋監督案件過(guò)程中,發(fā)現違紀違法等問(wèn)題線(xiàn)索的,應依法移送相關(guān)機關(guān)辦理,延伸監督效果。

【基本案情】

罪犯唐某,男,1988年3月出生,戶(hù)籍所在地湖南省衡陽(yáng)縣金蘭鎮。

2017年1月4日,唐某因犯販賣(mài)毒品罪被湖南省衡陽(yáng)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萬(wàn)元,刑期至2024年11月19日止。唐某提出上訴,2017年6月7日,被湖南省衡陽(yáng)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后唐某被交付湖南省雁南監獄執行刑罰。

【檢察機關(guān)履職過(guò)程】

線(xiàn)索發(fā)現。2022年4月,雁南監獄對罪犯唐某擬提請假釋征求檢察機關(guān)意見(jiàn),衡陽(yáng)市華新地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華新地區檢察院)進(jìn)行審查,發(fā)現案卷中存在一份衡陽(yáng)縣公安局某派出所于2019年8月19日出具的證實(shí)唐某無(wú)吸毒史證明材料。案卷中還存在一份該派出所于2021年9月29日出具的上述證明材料作廢的《聲明》。華新地區檢察院針對存在矛盾的兩份材料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

調查核實(shí)。為查明案件事實(shí),提出精準的監督意見(jiàn),華新地區檢察院重點(diǎn)開(kāi)展了以下工作:一是對唐某提請假釋證據的真實(shí)性、合法性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通過(guò)詢(xún)問(wèn)派出所負責人、公安民警及相關(guān)人員,查閱原審判決法律文書(shū),認定唐某的哥哥唐某甲明知唐某有吸毒史,為使其獲得假釋?zhuān)焦才沙鏊_(kāi)具唐某無(wú)吸毒史的證明。二是對唐某是否確有悔改表現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調查發(fā)現,雖然唐某在服刑期間基本能夠遵守監規紀律,但其明知自己有吸毒史,卻多次與哥哥唐某甲通訊、會(huì )見(jiàn),要求唐某甲獲取無(wú)吸毒史的證明。三是對唐某是否具有再犯罪危險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通過(guò)對唐某居住地村委會(huì )部分村民、村干部等人進(jìn)行調查走訪(fǎng),了解到唐某未婚未育,姐姐外嫁,哥哥唐某甲長(cháng)年在外地工作,經(jīng)濟狀況較好。與罪犯唐某談話(huà),其明確表示出獄后要隨唐某甲外出工作和生活。鑒于唐某甲在本案中使用不正當手段獲取派出所虛假證明文件,又曾因犯交通肇事罪被檢察機關(guān)作出不起訴處理,不宜由其承擔協(xié)助監管唐某的責任。另外,唐某系販賣(mài)毒品案件的主犯,有吸毒史,社會(huì )危害程度較高,再犯罪可能性較大。四是對衡陽(yáng)縣公安局某派出所出具的證明材料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經(jīng)向該派出所負責人和相關(guān)民警、輔警了解情況,調閱公安機關(guān)出具的相關(guān)證明文件,發(fā)現派出所出具證明存在審核把關(guān)不嚴、公章使用不規范等問(wèn)題。

監督意見(jiàn)。2022年10月26日,華新地區檢察院向雁南監獄出具不同意對罪犯唐某提請假釋的檢察意見(jiàn),并將衡陽(yáng)縣公安局某派出所涉嫌違紀違法線(xiàn)索移送衡陽(yáng)縣紀委監委派駐縣公安局紀檢監察組。

監督結果。2022年10月28日,雁南監獄采納了華新地區檢察院不同意對罪犯唐某提請假釋的意見(jiàn)。衡陽(yáng)縣紀委監委派駐縣公安局紀檢監察組對檢察機關(guān)移送的涉嫌違紀違法線(xiàn)索查實(shí)后,于2023年5月16日對該所相關(guān)人員予以黨紀政務(wù)處分。

【指導意義】

(一)人民檢察院要加強對再犯罪危險性高的罪犯,如毒品犯罪罪犯等假釋適用條件的審查把關(guān)。人民檢察院辦理假釋監督案件,既要依法推進(jìn)假釋制度適用,對于符合假釋條件而監獄未提請的罪犯,依法監督監獄提請假釋?zhuān)挥忠獓栏癜殃P(guān),發(fā)現不符合假釋條件的罪犯,監獄不當提請假釋的,堅決依法監督糾正。要把改造難度大、再犯罪危險性高的罪犯作為監督重點(diǎn)。對毒品犯罪罪犯,賭博罪、盜竊罪等犯罪中的常業(yè)或者常習犯等,在適用假釋時(shí)要從嚴把握,提升假釋監督案件辦理質(zhì)效。

(二)人民檢察院辦理假釋監督案件,要深入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工作,準確認定涉毒罪犯是否確有悔改表現和有無(wú)再犯罪危險。要嚴格審查涉毒罪犯假釋案件相關(guān)證據材料。罪犯通過(guò)親屬采取不正當手段獲取虛假證明材料意圖獲得假釋的,表明其主觀(guān)上未能真誠悔罪,不能認定其確有悔改表現。對于毒品犯罪罪犯有吸毒史,且家庭成員不具備協(xié)助社區矯正機構做好社區矯正工作條件,存在再犯罪危險的,依法不應當適用假釋。

(三)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假釋監督案件過(guò)程中,發(fā)現違紀違法等問(wèn)題線(xiàn)索的,應依法移送相關(guān)機關(guān)辦理,延伸監督效果。要注重發(fā)現假釋案件辦理中不當履職背后的深層次問(wèn)題,強化對出具虛假證明材料、社區矯正調查評估弄虛作假等問(wèn)題的調查核實(shí)力度,發(fā)現違紀違法或犯罪線(xiàn)索,屬于檢察機關(guān)管轄,構成徇私舞弊假釋罪等犯罪的要堅決立案查處;對不屬于檢察機關(guān)管轄的,應依法移送相關(guān)機關(guān)處理。要與紀檢監察機關(guān)、公安機關(guān)等形成工作合力,延伸法律監督的效果。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八十一條、第八十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2018年修正)第二百七十六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第三條第二款、第二十二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加強減刑、假釋案件實(shí)質(zhì)化審理的意見(jiàn)》第三條

辦案檢察院:湖南省衡陽(yáng)市華新地區人民檢察院

承辦檢察官:谷齊軍

案例撰稿人:李艷紅 劉偉 陳文新 谷齊軍 凌芝


友情鏈接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今日頭條
今日頭條
天天快報
天天快報
Copyright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檢察院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新疆烏魯木齊市建國路122號 電話(huà):0991-8823870 郵箱:2785548328@qq.com
本網(wǎng)網(wǎng)頁(yè)設計、圖標、內容未經(jīng)協(xié)議授權禁止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禁止作為任何商業(yè)用途的使用。
網(wǎng)站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號-1 技術(shù)支持:正義網(wǎng)